监督显风骨 民主筑辉煌——民主党派有效履行民主监督职能刍议 张建新

2017-06-19 16:16:29
发布人:   
审核人:   
0

 

        【内容摘要】针对当前民主监督面临的相对弱势局面,探讨各民主党派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有效履职的议题。笔者重点探讨了民主监督的内在要求,提出顺应时代,关注自身建设,坚持宏观监督与微观监督相结合的观点,主张全力提升履职水平,努力实现“监督监在关键处”的目标。

         【关键词】民主监督 问题导向 履职水平 风骨

        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民主监督是民主党派的基本职能。相对于参政议政职能的高歌猛进,民主监督职能相对落寞,现已成为各民主党派履职尽责的短板,以下就民主党派如何有效履行民主监督职能议题做一探讨。

        一、 领会民主监督要旨与渊源,保证方向正确

        1、理解监督要旨,认识特性作用

       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指各民主党派通过提出建议和批评的方式,对国家宪法、法律和法规的实施,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进行的监督。中国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既有对国家宪法和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的监督,也有对执政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的监督;既有对事的监督,也有对人和组织的监督。可见,民主监督范围极具广泛性,甚至可以说,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可以深入到国家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民主监督是多党合作的重要内容,是民主党派的基本职能。民主监督是协商监督,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范畴,而且还是彰显特色的关键部分。民主党派民主监督与党内监督、行政监督、法律监督及舆论监督有所不同,其具有规范性、非权力性、高层次性等突出特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民主监督意见对执政党具有咨询、反馈、警示等作用。

        2、了解民主监督渊源,把握监督依据

        经多年实践与发展,民主监督的内容与方式已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其主要内容及方式集中体现在各民主党派章程、文件,以及中共中央的重要文件政策中。1989年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2005年《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以及2015年《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先后公布实施,具有里程碑意义。这三份文件从执政党角度明确了民主监督的内容及方式。1993年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入宪,与宪法第二章第14条的公民监督权规定相配合,民主党派民主监督职能具有了宪法渊源。

           二、 坚持问题导向,提升履职水平

        民主监督职能是中国进入新时期后,伴随改革开放逐渐发展起来的。随着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民主监督间或出现不敢监督、不愿监督、不会监督的情形。该种情形的出现有党内原因,也有党外原因,有思想思路的原因,也有方式方法的原因。针对该种情形,执政党与参政党真诚合作,坚持问题导向,不断提升履职水平,假以时日定会补齐短板。

  • 解除后顾之忧,提升民主党派履职尽责的荣誉感与尊崇感。

        民主党派向来有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基因。早在上世纪抗战时期,共产党人与党外人士(主要是后来的民主党派代表人士)即有良好的互动。1945年,著名党派领袖代表人物黄炎培先生与当时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关于历史周期率议题的“窑洞对”一时传为美谈。1948年,各民主党派又纷纷拥护中共提出的“五一口号”,并直接催生了1949年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的召开。以上历史史实展示了协商监督的萌芽,是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合作互动的历史印记。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均大力提倡、鼓励、欢迎民主党派对执政党提意见、做批评,进行民主监督。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2月6日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时的讲话指出:“要继续加强民主监督。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中共各级党委要主动接受、真心欢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监督,切实改进工作作风,不断提高工作水平”。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引自唐太宗李世民《赐萧瑀》)民主党派履行民主监督职能有历史渊源,有历史荣誉感和尊崇感。时至今日,民主监督职能经过了监督——互相监督——民主监督的发展历程,民主监督已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不敢监督”的顾虑完全可以消除。

  • 提升履职理念,消除落后认识。

        要实现“监督监在关键处”(引自2015年3月5日《人民日报》习近平看望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民革、台盟、台联委员时的讲话),几种落后认识必须摒弃。首先,纵向看,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既异于古代作为“帝王师”的相权,也异于古代各级官僚的幕僚或“师爷”的参幕。民主党派居于参政地位,与中共为政治命运共同体。其成员亦官亦民,地位超然,因此不能“和则留,不和则去”。其次,横向看,其也不同于法律监督、行政监督、舆论监督及党内监督。其属于协商民主的范畴,具有“非权力性”特征,即该监督是非强制性的,其意见属性是监督,不是决策,该监督只有经过一定程序转化为权力性监督才会具有强制性与决策意义。民主监督是执政党与参政党的协商互动,具有非权力特性,因此民主监督意见不会全部为执政党所采用是常态。

  • 持续关注自身建设,赏功罚过、培养骨干

        履行监督职能,除了广大民主党派成员积极参与外,骨干成员的引领带动是必不可少的。当前,各民主党派主要采取以下措施训练队伍、培养骨干。一是积极把本党派的优秀分子推荐到各级政协、人大担任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二是推荐党派成员担任各类特约人员;三是给担任领导职务及重要岗位的民主党派成员下任务、压担子;四是组织各级各类专业委员会等。以上措施均有效且值得总结推广。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引自宋代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在此,笔者还要强调一点、推荐一法:无论从理论角度,还是从实践角度分析,民主党派加强自身建设,提升能力最便捷、有效的方式还是“对自己下手”。鉴于各民主党派地位超然,其尽可以在自身建设方面先行先试,而实践成功的方法、程序尽可以坦然移植到协商民主的政治实践中去。因为有了“对自己下手”的实践基础,各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科学性、可行性就会大幅提升,监督的底气也会更足。譬如“抓住不落实的事,处理不落实的人”,显然,这是一条不错的监督意见。但是诸如此类方向不错的监督意见,具体的实现方式则需要实践样本来验证、推演。执政党更乐于接受有实践样本的批评意见。

        如果各民主党派不敢“对自己下手”,不能实现选贤任能、赏功罚过,那么,民主党派将可能很难提出令执政党信服的真知灼见,协商互动也将陷入尴尬境地。因此,为涵养正气,保持党派的进步性,集聚与执政党协商互动的底气与能量,民主党派自身建设必须出实招,练真功夫,“敢对自己下手”。

        三、 坚持宏观监督与微观监督相结合,顺应时代,行稳致远

  • 天变,道亦变——变化的时代,变化的措施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引自《吕氏春秋察今》),民主监督要行稳致远,必须顺应时代,适应变化。目前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最大的变化是时代变了。目前是共商、共建、共享、创新的时代,是绿色、开放、协调、法治的时代,总之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

        时局大势已成,唯因势利导、顺应潮流,方能行稳致远。坚持宏观监督和微观监督相结合便是顺应时代、适应变化的科学举措。

  • 发挥界别优势,实现监督目标

        前文提到,中国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既有对事的监督,也有对人和组织的监督。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可以深入到国家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民主党派要有效履职必须有所取舍,宏观监督与微观监督相结合便成为理性选择。

        如何落实理性选择,实现监督目标?各民主党派充分发挥各自的界别优势,把所代表、所联系界别群众的建议和批评汇总上来,提炼出来,然后,坚持宏观监督与微观监督相结合的原则,把体现时代特点、时代要求的监督内容提报上来,假以时日,定会实现“监督监在关键处”的目标。

        “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引自 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综上所述,民主监督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更有中共支持、社会期许,各民主党派尽可放开手脚,大胆履职。恰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节点,参政党与执政党同心合作,重点突破民主监督弱势局面,定会助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进一步发展完善。监督显风骨,民主筑辉煌,各民主党派与中共互相监督、同心同行,定然不会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