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政党民主监督的现状、问题和呼唤 韩生刚

2017-06-19 08:30:30
发布人:   
审核人:   
0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语境下,“民主监督”一词,已经是个比较成熟的政治术语。而“参政党民主监督”一说,从其形制、其机理等层面上考量,还远未达到“规制之征”的程度,尽管这是个越来越醒目并且颇具潜力的议题。时下,关于参政党民主监督问题,能够清晰呈现出来的是中共中央红头文件中的权威表述,是国家领导人在相关场合的讲话中的反复强调,是诸多专家学者的解读和引领,但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仍显得火候欠佳、力道不够。那么,在中共全面从严治党背景下,参政党民主监督的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哪些方面必须提升?在此,仅以基层(区、县级)的点、面为例,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现状点击:两个已然成观的范式

  • 严肃的“官场化”与虔诚的参与性

        从中国政党制度的设计角度而言,民主监督是参政党的一项主要职能,在某种意义上说,民主监督的职能地位甚至要超过参政议政。抛开太过具体的做法,参政党民主监督的实现,基本上限于两个方面,一是因中共的主动邀约而形成范式。比如聘请巡视员、特邀督察员、特邀陪审员等,不可否认这都是一些切实的举措,是执政党虚怀以待的体现,并非是作秀的婉约表达,即使存在某些虚饰的成分,也绝对不会是决策层面上的主观故意,必须看重其中的有效性。

        笔者曾经做过纪委特邀督察员,切身体味过其中的严谨、扎实和获得感,也认真思考过其中的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只是运作形式过于官场化了:大张旗鼓的会议通报、新闻媒体的“长枪短炮”、定点分片的例行考核,尤其是对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人员的着意介绍等,都让亲历者时有不适并颇有微词。政治活动的严肃性是必要的,因为民主监督行为本身就应该是冷静的,况且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民主党派成员充当主要角色的活动似乎更具新闻价值,但是,一旦某些无意义的形式感的东西成了“程序”,就是一种“病”了。刻意的官味以及形式上的铺张,是否是必须的?颇值得商榷。

        民主党派成员在参与中共提出的一系列监督活动时,都是极其认真的,甚至呈现出了虔诚之态,这种虔诚性与前述的官场化有着紧密的关联,所谓“其预而格,行庸其标矣。”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虔诚成为了一种基本调式的时候,就会在执政党与参政党之间产生隐约的疏离或隔阂,就会直接影响到监督的生动性和深刻性,同时也派生出来了一个具有思考价值却时常被忽略的问题:执政党与参政党的关系,如何在刚性的原则下柔性地表现。

        二是由民主党派的主动寻觅而形成的范式。党派的界别特色,决定了参政议政的侧重点有所差异,反应在民主监督方面也必然具有其特殊性。在配合中共重大政治活动的同时,会主动寻找问题,进行调研、抽象,进而形成提案(议案),以助推执政党的决策。一般而言,这个过程都具有鲜明的生动性和灵活性,也是乐于被接受的,相比于中共的邀约,民主党派的这种主动选择,在一定程度上会弱化民主监督过程中的某些局限,而且具有把民主党派的“本能”与“本领”有效结合起来的优势。

  • 客观的琐屑化与主观的局限性

       无论如何去评判,参政党民主监督的行为,一直在积极地、有秩序地运行着。当我们仔细审视的时候,往往会发现民主党派所关注的焦点,几乎都是琐屑的内容:一个菜市场的设置具有明显的不合理性、一条道路的拥堵情况特别严重、某个执法部门有不作为的现象等,对此,民主党派都会作为“大事件”而介入,这当然不是格调低下的监督,这是一种亲近和真实。但是,问题的另一方面在于,作为中共的诤友,以推动执政党的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提高其执政能力和施政水平为目的监督行为,若仅关注屑碎的事情,在相当程度上,就是政治资源的浪费,这也不是党派成员所情愿的。探究产生琐屑化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方面是民主党派主观上的自我定位所导致,另一方面则是中共优越的执政党心态的影响,后者的作用更大些。

       上述的两种所谓的范式,显然是单薄的,并且时时散发着陈旧的气息。

        二、问题例举:两个容易忽略的层面

        前面所述的内容,都以其点或面的状态客观地、清晰地呈现着,并且被不断地复制着。在“范式”之外,笔者认为还有两个必须注意的具体问题。

  • 大格局下真性情的忽略

       何谓大格局?一是多党合作制度的审视标准,二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法律界定,三是政治文化传统中的某些思维模式,这三方面综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种支撑共识的东西。真性情是什么?即性格特质不受外力因素的影响,喜怒皆自然流露,具化到参政党民主监督的履实上,就是由着本意、顺归初衷的纯粹介入,就是规范切实地彰显监督之责。大格局必须维护,但不能以忽略真性情为代价,真性情的或缺,会直接导致参政党民主监督的丰饶性。

        在诸多实际的操作中,参政党基于先有的感知和认知,事事囿于大格局,并且在表达思想时,还受到公共话语的左右,导致个人语境的失色、失准,这其实是与前述的官场化所对应的问题,命题作文情 境下出品了官样八股文章。由此,民主监督的成效往往只是培养了好看的“苗”而非成材的“树”。所以,欲使参政党的民主监督成为真诚、真实和真正的行为,就必须凸显其个性的身份和气质,果真如此,民主监督的形与实,才能在更广阔的空间上求得共鸣。

  • 隐性的虚荣与显然的愧疚

        思想认识层面的局限,导致了参政党作为监督主体,在实施民主监督时的准备往往不够充分,而又碍于是“分内”的事,必须得亲力亲为,同时还想博得行事漂亮之名声,于是便产生两种倾向:一是不触真实问题直奔讨好和讨巧而去,动听口号下,大做表面文章,不吝堆砌辞藻以溢其美,假大空昭然,表面文章比官样八股为害更甚。二是应付过后,愧疚感随之而生,甚至沮丧,从而衍生出某种恐惧,不敢做切实的事情,进而倦怠,直至俯仰唯唯、卑躬心理滋生,消极作为便成为了常态。愧而不为乃是迂惰,愧而后功方为智巧。

  • 真情呼唤:切实营造良好的环境

       参政党民主监督的存在,是中国政治制度所独具的优势和特色,是其他监督形式无法取代的。民主监督,既要强调民主性,又要强调监督性。相对而言,民主性在宏观上和微观上都是容易操作的,监督性则需要技术性限定,而要保证参政党民主监督的有效实施,切实保障参政党民主监督作用的有效发挥,需要一些列条件的具备,这就牵涉到整个社会和政治生态的优化与否的问题。具体而言,为避免上述“问题”存在,就需要执政党、参政党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营造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

        1、中共层面:要做到大度有余且底气充盈

       古语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人非尧舜,谁能尽善”。习近平指出,“要继续加强民主监督。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需要清楚的是,我们的民主监督与西方的党际监督有着本质的区别,监督的目的不是通过找出问题而放大诋毁对方,而是根据自身的调研分析,站在合作伙伴的角度进行政治监督。

       因此,要求中共大度并非是因为其不大度,而是因为其大度得还不够,更是因为其有时根本就不大度。比如这样的一种情形:某区举行一次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一民主党派负责人在发言中措辞严厉地对政府的某些工作提出了质疑和建议,得到了与会者的充分肯定,从而引发了踊跃发言的高潮,但在最后一位副区长的总结中,却清晰地表达出了不够大度:我知道了,我们注意到了你们所提到的问题、、、、、、且不论会后政府如何改进工作,这位领导人的不谦虚、以及主观上与民主党派的距离感已经清晰地表达出来了。类似的情形并非个例,实质上反应出来的是政府部门的底气不足,怕被戳到痛处,总觉得“我们”征求了“你们”的意见,已经很民主了,至于之后怎么做,你们看着就好。

       所以,中共作为执政党,应该以开放的胸襟、主动的姿态去容纳诤言,要承受得起参政党的民主监督。不能苛求于民主党派,因为在目前的政党制度框架内,不能期望通过参政党的民主监督解决执政党权力运行中的所有问题。

        2、民主党派层面:要做到大器立志且锐气蓬勃

       “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同志们积极建诤言、作批评,帮助我们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我们克服工作中的不足(习近平讲话)。” 这是方向的指引,更是殷切的呼唤,民主党派成员必须脱虚向实,货真价实地具备堪担重任的素质,据实而具作为诤友的显著特征。

         具体地,一要学会并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把握好各种尺度,顾大局讲原则,寓支持于监督之中,真正成为共产党名副其实的诤友,“以推动执政党的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提高其执政能力和施政水平。”二要时刻保持积极向上的和勇敢的锐气,不懈怠、不麻木、不游离,始终参与和介入中国的政治现场。不以民主监督是非权力监督、不具有强制性为理由而被动、而回避,使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行为流于形式。三要勇于探索创新,“无中生有是创新的显现,绝无仅有是创新的效果和结果。”

        以上是对参政党民主监督问题的几点思考,只是基于自己粗浅认识的简单梳理,三方面内容相互交织,现状里有问题的涉及,问题里有现状的表征,呼唤里有对问题和现状的回应,其中所表达出来的某些所谓的思想,尚需在实践中“加以稀释和印证”。民主党派一方面要珍惜当下的环境,另一方面要善于打破常规,聚焦时政热点,深耕社情民意,铸就参政党民主监督的闪光品牌。

        参政党民主监督,不止于眼前的生动,还有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