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劫波惜光明 倡扬法治心归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2018-12-26 16:46:00
发布人: 超级管理员   
审核人:   
167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一个反思的时代。改革开放40年造就了国家的大时代,成就了个体的小时代。作为无数个体中的一员,既是小时代的亲历者,也是大时代的见证人。

一、 忆家史,历尽劫波惜光明

祖父早年在天津办针厂,后又回原籍山东济南办榨油厂,两厂先后归公,大伯父与父亲分别留任两厂主管生产,祖父彻底靠边站。在大伯父的劝导下,整个家族企业全部无偿归公,而最终家族成份还是被列入“黑五类”行列。文革初期闹得最厉害时,祖父曾试图上吊自杀,幸被时刻注意祖父动向的父亲救下。

心目中,祖父的形象一直是高大上的,未亲见其挨批受斗,但幼年的我,却曾亲见祖母被拖拽受辱。特定时代场景,没齿难忘。那是1976年初春的一个上午,天很冷,门开着,屋里光线很暗,没有炉火取暖。当时5岁的我正蹲在门口看老祖母纺线。忽见一个嘴角长着红色肉瘤的中年男人,在女支书的带领下直接闯入我家,手指正在蜷腿纺线的祖母,高声喝斥:你们全家都是刘邓的孝子贤孙。白发苍苍的祖母一下被推翻在地,额头磕在纺车上,血,流出来了。暴力远没有结束,肉瘤男与女支书一通乱翻,后夹着两床被子,说被子里缝了东西。而后,肉瘤男与女支书一边一个,连拉带拽,把祖母拖出家门,直奔大队部。拖拽中,祖母缠足小脚上的鞋子掉落当街。年幼的我捧着祖母的尖头小鞋,跟跑、哭喊、求助,但观者木然,无人敢正面出手。幸得母亲得信及时赶到,祖母才得以被领回包扎伤口。祖母额头上的伤疤一直带着,直到1987年去世。

在此要提一下我的母亲。母亲出身革命家庭,成份好。解放上海时,母亲的二舅是解放军连长。后来一路南下,一直打到云南,最终作为南下干部在云南安家落户,任某军分区司令员。母亲曾藏有二舅姥爷的多枚军功章。母亲说,军功章是我们全家的护身符。“护身符”就收藏在炕桌抽屉底部的木格中,与毛主席纪念章放在一起。我见过,有圆形的,有多角形的,都带有红色绶带。印象中,二舅姥爷特像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主人公——石光荣,虽没有太多文化,但智慧敢言。听父亲讲,文革期间,二舅姥爷曾与祖父有过一次深谈,二舅姥爷明确说文革是瞎胡闹、穷折腾,长不了。或许是这次畅谈,给了祖父希望,不再自寻短见,并且终于熬到“摘帽”(平反并落实政策)。

国家历尽劫波,领袖历尽劫波,民众历尽劫波,好在,我们挺过来了。最近重温电影《归来》、《无问西东》,心灵仍觉震撼。人生万苦忍最苦,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面对那种集体无意识狂悖言行的无底限释放,从来没有幸存者,梦想置身事外独善其身几成奢望。历尽劫波需要反思、警醒,诗人顾城说得好:“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不忘初心,我心光明。如此想来,改革开放不仅有领袖的创意与推动,更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及历史动因。1981年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通过生效,1982年,国家第四部宪法(即现行宪法)公布实施,从此,改革开放有了政策确认与宪法保障。

二、 求学路 不忘初心开新篇

    1978 年,改革开放元年。那一年,我7岁,8月1日,小手捧起全日制小学一年级国家统编教材,书香盈怀。长我15岁的堂兄送给我一张“红梅傲雪图”,还有一列木刻的绘有黄色车窗的小火车。听父亲讲,堂兄学业优异,但由于我们家庭成份高,其无缘读高中,更别说上大学。现在想来,当年堂兄送我红梅图、小火车,颇有深意。剥夺人的受教育权既是对人权的无尽伤害,也是对国家民族未来的野蛮断送。可能是堂兄的遗憾,激发起我对上学读书持久的热情与动力。上学识字后,我读的第一本大部头文学作品是杨沫的《青春之歌》。那还是在外祖母家发现的一本前后缺页的小说。几经查抄,我们家已经找不到多少可读的书籍了,而现如今,仅我的藏书就远超2000册(不包括订阅的电子刊物及电子图书,也不包括儿子的藏书)。

1989 年,改革开放11年。那一年,我18岁,昂首迈入大学校门,赶上了“天之骄子”的余温。记得自己当年高考科目最高分是首次列入高考的《政治常识》。那是一本改革开放的宣言书,国体、政体、双边关系等概念首次接触,正是这门课程,正式开启了自己对法学的初步认知。“读书不必强记,只需细细读来,合卷回味,终有所获。”这是大学班主任刘传霞老师传授给我们的“通其大略”读书心法(我的理解与命名)。刘老师的读书心法助力自学、利于拓展阅读空间,至今,我还在使用并发扬光大。

1998 年,改革开放20年。那一年,我27岁,儿子刚过一岁,我获得入京脱产进修的机会。年近而立,再入大学,不再仅以学知识、拿学历为中心导向,转以学本事、长见识、开思路、求出路为核心目标。在京求学的几年日子里,除了完成首都经贸大金融学研究生课程的学习,主要时间和精力聚焦于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游学,着力点主要是法学、经济学。1999年初,在清华大学精仪系,得到了一个勤工俭学机会,我正式入驻清华大学内部。当年,北大“三角地”及人大公告栏是我最常驻足的地方,法学类、时政类、经济类讲座信息则是我的最爱。史际春教授的公司法课程,薛孟洲教授的金融法学课程,厉以宁教授的经济学讲座,杨良宜教授的海商法讲座,还有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报告厅开讲的“人大代表人大行”系列报告会以及贤进楼法学院的“万国律考”培训,至今记忆犹新、恍如昨日,有些学术观点也还铭记在心、难以忘怀。记得1999年,在史际春教授的公司法课上,我们曾与教授探讨如何提高国企活力以及国企改革发展方向问题。当时,教授提出推行现代企业制度的思路,明确现代企业制度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四个特点,强调“产权明晰”是基础,“管理科学”是目标。而教授一句“法律是公平的艺术”,我一下开悟。还记得,2000年5月,厉以宁教授在北大西门大礼堂开讲,听者如云。教授对公平分配的论述逻辑清晰:“公平分配是一个有时空限制的概念。在特定时空背景下,平均分配是公平的;而在通常情况下,机会均等则是公平的。”机会均等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基石,是公平的通常状态,是市场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性社会条件,也是人性的自然追求。多方受教,不能一一列举。

当时直觉:大学校园言论开放,思想光辉不时闪现。各类学术观点纷呈,畅意交流,既有百家争鸣的架势,又有文艺复兴的感觉。现在想来,1998——2001正是我们国家发生深彻变革的几年。入市、申奥几经努力终获成功,中国互联网产业曲折发展,逐渐走上辉煌崛起的发展之路。市场经济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互联网思维也已经显现。直觉告诉我,我的大学——北京,我来对了。

三、 入职场,实事求是立标杆

2002 年,改革开放24年。那一年,我31岁,作为法律人才,被济南基层县市教育部门引进,在外学习闯荡几年,明确定位后重回职场。至今,潜心教育法律服务事业十七载,逐渐实现兴趣和职业的一致。享受工作,热爱职场,积年累月,为本区教育系统节省法律服务费用已达3000多万元。

2002 年是我的教育法律服务事业开挂元年,诉讼、非诉业务应接不暇,成功处理多起疑难案件。例如,那一年成功办理一起具有涉外性质的典型案件——章丘四中与美籍教师Enoch Davis提前解聘纠纷案。“涉外无小事”,当年该外籍教师解聘事件,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曾过问。经悉心法律指导,该解聘纠纷谈判进展顺利。章丘四中始终坚持严格依法依约处置双方纠纷,美籍教师Enoch Davis被依法依约解聘,纠纷处置参与各方均较满意,未留任何后遗症。通过成功处理该事件,进一步丰富了教育法律服务原则--首先应多方占有资料、信息,准备2——3套应对方案,尤其要明晰底线;其次,在细节方面,尽可灵活处置、顺势而为;另外,应对涉外案件,不能一厢情愿的大而化之,更不可无原则退让,要运用国际思维,用事实说话,要象中国乒乓球队,用实力和技术赢得对方尊重,讲礼仪要坚持对等原则,不必委屈求全。同年,我主笔起草的《章丘市中小学校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以地方政府生效文件的形式下发各有关单位,早于国家教育部《学生伤害处理办法》在当地的发布实施。据不完全统计,该办法在县级城市层面属全国首创,为山东济南章丘,为我们的全国百强县市区增了光,添了彩。

2004 年,改革开放26年。那一年,我33岁,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自此,开始以民主党派身份参政议政,广泛参与各类政治协商活动,同时,结良师、得益友、开眼界、提境界,收获满满。2007年,作为民建骨干成员参观延安、西柏坡革命圣地,并到北京民建中央总部、全国政协驻地参观,受到万国权、陈昌智、陈明德等民建中央及全国政协领导的接见。自2007年至今,自己连续三届当选济南市政协委员,连续两届当选为章丘工商联领导班子成员,受教良多、受益良多。2009年,我的法学专著《学生伤害事故应对指南》出版,同时,以此论著为基础撰写的提案也提交济南市政协,个人研究成果从此具有了社会价值。

2012 年,改革开放34年。那一年,我41岁,携几位法律界同仁组团于6月初入香港高等法院参观学习。那天上午,伫立香港高等法院临街走廊,忽然发现一抗议标语牌挺立在走廊中央:高等法院某某法官杠底交易。文字歪歪扭扭,贴在一白板上,是繁体字。该标语可能已在此张贴很久,至少我们进入时在,离开时也在,没有人来清理。绕过标语牌,我们一行多人乘坐电梯上楼,直接进入法庭。无专人安检,任何人员均可自由出入法庭,并可在指定席位旁听。我们现场观摩的是一起刑事案件审判。中国香港法庭布局与我们中国大陆确有不同,检察官坐席与律师坐席并列一排,非相对而坐,而法官席位则居前方高台正中,高高在上、俯视各方。显然,在遵守国家宪法和香港特区基本法的前提下,“一国两制”使得香港大致延续保留了港英时代海洋法系的法律特质。不出国门,我们就可现场感受现实版的海洋法系模板,领袖的创意、人民的选择得到了现实确认。

往往选择比努力还重要,而方向定好后,落实行动便成为关键,顺势而为事半功倍,逆势而动则可能南辕北辙。实现兴趣和职业的一致可谓最好的职业选择。有幸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时代,刚过而立之年的自己便确立了教育法律服务这一职业目标,社会需要与个体目标高度同频共振,国家的大时代成就了个体的小时代。

四、 看未来,天道有常亦存变

今年是2018年,改革开放40年,我47岁。今年,我重新研读了《商君书》、《吕氏春秋》及《社会契约论》。回望改革开放40载,感叹领袖的英明、执政党的智慧、国民的勤劳。可以想见:40年改革开放移步换景、拾级而上,看似闲庭信步,实则惊心动魄。可以肯定的说,这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及社会各界广泛协商、真诚合作,带领全国民众充分利用努力腾挪出的和平时间,合力上演了一场深彻变法的大戏。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意义既可比先秦商鞅变法,又可比欧洲文艺复兴。

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很多地区(尤其是广大农牧区)的生产生活水平一直没有实质进步,甚至尚处于秦汉时代水平。得益于40年深彻变法,中国逐渐与世界接轨,并一举整体实现现代化,有些领域甚至比肩世界或跃升世界顶尖水平,广东深圳的崛起、上海浦东的开发都是鲜活的例子。改革开放,尤其是开放的心态、开放的措施使得中国真正全方位走完工业革命历程,实现现代化,这是晚晴的洋务运动及后续的时代革新所不可比拟的。网上盛传科学家预言,人类需要在2117年开始移民火星或其他星球,看来“未来已来”。自己已近知天命之年,我以为,地球很好,宇宙很美,作为地球人,现阶段“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法更接地气,更具有引领世界价值导向的现实意义。

中华民族复兴在即,战略定力是要有的。上世纪中叶,中共领袖毛泽东与党派领袖黄炎培的“窑洞对”振聋发聩。我们纪念改革开放40年,回望改革开放40年,就是为了总结反思,找出其中不变的天道,进而面向未来做出合适选择。

最后,新作“半生感言”以做结语,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为创设美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鼓与呼。

清秋渐远初冬至,枫叶红透柳枝稀。

回望革新四十载,产权变迁得先机。

礼尚往来昭信义,大争之世足兵食。

化繁为简共同体,倡扬法治心归一。

 

      作者简介: 张建新,济南市章丘区教体局法律中心主任(兼信访办主任),民建济南市委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济南市第12、13、14届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