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40年 与时代同行

2018-12-26 16:38:00
发布人: 超级管理员   
审核人:   
151

1978 年,我在东北林场里讨生活。

每天从事的工作很简单,就是伐木。几个人一个小组,在森林里砍伐木材,小一点的树,一个人、一把锯就搞定了,大一点的需要两个人相互配合,有时需要几天才能伐倒。我们工人就住在山上用原木搭成的窝棚里。吃的也不错,苞米碴子粥、酸菜粉条子,管够。一个月干下来,还能领一二百块钱工资。

在当时看来虽然很苦很累,这也算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但我却绝不甘心就此度过自己的一生。工作之余,我常倚坐在树下,仰望着长空,畅想着未来会有怎样一番际遇。

我是1954年生人,出生在济南北关。我们张氏家族,是济南当地的名门望族。我的祖父曾经在江西景德镇做过盐商,父亲也是高级知识分子。1967年,父亲被划为“右派”,我们一家人跟他一起,被下放到齐河刘桥的朱官屯大队进行劳动改造。农村的生活很艰苦,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却也能够安于困顿,乐观度日。令人难过的是,我的母亲在不久之后过世了。年幼的我,不得不与父亲一起承担起生活的重担。1976年,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决定只身北上,“闯关东”。在成为一名林场工人之前,我还做过很多其他的工作,我在火车站做过搬运工,给粮食局搬卸货物,在煤矿上也工作过,下煤井挖过煤。

1978 年,24岁的我没有想到——这一年12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会彻底地改变我的命运。

1979 年春天开始,我逐渐嗅到了空气中不一样的气息。城市的街上,做小生意的人多了起来,人们的物质生活也变得丰富了。我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从林场买了一麻袋瓜子,自己炒熟,坐火车背到沈阳,在电影院门口售卖。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我就赚了五六百块钱。这在当时,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在那之后,我又几度南下,去过上海、广州,从南方带回来电子手表、喇叭裤等商品,在东北转手卖掉,赚了几笔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手里积攒下了一定的资金,就在吉林市开了一间名为全乐大酒店的酒店。这间酒店就开在当时的吉林热电厂附近,我在酒店装修、人员管理上下了很多心思。当时的人们,大多没见过这么上档次的酒店,所以生意异常火爆,常常客满。就这样,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尽管酒店经营得相当红火,但我还是在1987年结束了这门生意,回到了济南。当初的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是由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父亲当时已经得到平反,回到了济南,他对我讲,“老话说,少不征南,老不扫北。士伟啊,我知道你现在在那边生意做得很成功,但终究是要落叶归根的么。”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常常怀念家乡,希望能够回到父亲身边生活。

就这样,我从多年积蓄中拿出五万元钱,在大明湖北岸买了一处院落,在阔别故乡20年之久后,带着妻儿回到了济南。

1988 年,在亲友们的帮助下,我的鞋店开张了。那个时候,人们已经对鞋子的需求,已经不再单纯地满足于穿着,而是开始追求美观、时髦。正因如此,鞋店经营得很不错,开出了一家又一家分店。

2009 年,我与他人合资成立了泰安军豪置业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领域。我们做的第一个项目三合御都,就取得了“开门红”,成功打造出了获得省市各级领导认可的“棚户区改造模范工程”。三合御都项目受到当地社区群众的高度肯定,得到了泰安市委市政府的认可,获得了山东省建设厅和泰安市政府颁发的2370万补助奖励。

2013 年,出于偶然,我得知济南英雄山百旺商城将会进行升级改造。经过一番筹备,我在激烈的竞争中最终胜出,成为了惟一一方全权负责百旺商城升级改造的竞标者。竞标成功后,我一方面着手解决原百旺商城的历史遗留问题,想方设法做好善后工作,与此同时,又积极推进商城的升级设计与改造施工,多方协调、联系升级改造后的主要客户。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2014年11月27日,投资逾三千余万元的华夏齐鲁文化城终于盛装开业。在当时,很多媒体进行了报道,称赞华夏齐鲁文化城落成,“为推动泉城文化事业大发展、大繁荣和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提供了强有力的平台”。如今,近4年时间过去了,华夏齐鲁文化城已成为山东乃至全国一流的文化产业园。

时至今日,我依旧清晰地记得华夏齐鲁文化城开业之时,心底那份激动难言的心情。我所从事文化产业,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即使是在农村,也未放下过这一爱好。当年,年幼的我常去村里的老先生家里借书看,尽管书籍种类相当有限,除了《水浒》《三国》等古典名著,就只有《红旗谱》《苦菜花》《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长征》等红色经典,即便如此,我依旧看得津津有味,翻来覆去地读。我常挑灯夜读,以至于第二天一早,往往会发现自己鼻子两侧,都被煤油灯的煤油熏黑了。谁能想到,那个时常看书看得不知天光已大亮的年轻人,多年以后,竟真的要整日里与文玩字画打交道了。

2017 年,我迈出了人生中的重要一步——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成为了一名民建人。

自创立之日起,中国民主建国会就明确提出:“本会之筹设,其最大目的是为促成民主。本会非少数人垄断之团体,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当年,黄炎培先生引用了《礼记·礼让》中的名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也就成为了民建立会“天下为公、牺牲小我”之初心,要求民建同仁牢固树立起“天下为公”的大同思想。

在成为一名“民建人”之前,我是一名“生意人”,考虑更多的,也是如何将企业做好,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后,我站到了一个更高、更大的平台之上,个人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在会领导以及会员的关心帮助下,我认真学习会员章程,积极履行会员职责,提高自身修养及政治理论修养,参加各种社会服务工作……在这一过程中,思想境界提升了,视野开阔了,格局变大了,人生的境界和追求也进一步提高了。尽管只有短短一年时间,我却完成了从“生意人”到“民建人”的转变。

光阴如水,岁月如歌。一晃40年过去了,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早已升级做了爷爷、外公。是改革开放挽救了我们这一代人。

我们的祖国,同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4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始终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始终上下求索、锐意进取,始终与时俱进、一往无前,始终敞开胸襟、拥抱世界,极大解放和发展了中国社会生产力,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充分显示了中国力量,也为人类发展进步作出了中国贡献。

40 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40年沧桑巨变,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时势造英雄。一个时代成就一代英雄,过去40年间,祖国大地上诞生了无数个奇迹,涌现出了无数的英雄。

我不是传奇,也不是英雄,只是很幸运地成为了这一历史进程的亲历者、见证者。我能有今天的一点成就,都要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正因如此,回顾过去40年的光阴,我心底充满了感激。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使自己有了真正的精神归宿。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习近平总书记用“关键一招”这个富于中国文化传统而又生动鲜活的百姓话语,深刻表达出中国共产党人和亿万中国人民对改革开放的认识和感悟,宣示了当代中国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的信念和决心。

如果说,40年前那个仰望异乡天空的年轻人,心底除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还有着一丝对未知的惶恐,此时此刻的我,心里却满是对未来的无尽期待以及无比坚定的信念与信心。

未来的日子里,我将肩负社会责任,履职尽责,为经济增长和社会和谐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现当代“民建人”风采,奋力与时代同行!

(作者张士伟,济南华夏齐鲁文化城有限公司董事长,民建济南市委艺术委员会执行主任、直属五支部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