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边故事讲述改革开放40年的法制变化

2018-12-26 16:33:00
发布人: 超级管理员   
审核人:   
140

40 年前,我村新换了村长,一天路过我家门口,骑的摩托车没油了,到我家找盛油的工具,看到屋里墙上挂着塑料桶,拿起就走,去灌汽油,我一看急了,说:这是我家下地干活盛水喝的水桶,怎么能灌汽油呢?爸爸说:不要听小孩子说,只要村长需要,尽管拿。村长拿着我家的水桶,头也不回地去灌汽油了。村长也经常说:我一村之长,能用点你家的东西算什么。于是他经常到村民家里拿自己需要的东西。

交公粮了,他拿着一个本本,看谁家没交就带着一帮大队里的人,拿着一杆一人长的大称,直接把村民的门撬开,把公粮拉走,我家南边的邻居,男人死的早,女人拉扯着四个孩子,被这样强行拉走了公粮,她干活回到家,发现粮食没有了,用扫帚扫了扫囤底,不足十斤粮,这可是一年的口粮,她拿着绳子大哭要上吊,被众人劝阻。

大家都穷怕了,只要有挣钱的事都乐意干,镇里号召村民搞经济作物种植,邻居借钱买了桑苗,准备养蚕,我父亲买了辣椒种子,种了两亩辣椒,成了竟是观赏的朝天椒,去镇里找,镇里说卖桑苗和种子的人都找不到了,谁的损失谁承担吧。村民只好自认倒霉。

目睹着这一幕幕由于没有法治观念而让老百姓遭受的委屈,我从小就立志长大后要做一名刚正不阿、仗义执言的律师,为芸芸众生伸张正义,所以对律师执业从小就充满了敬畏和崇拜。我上高中时第一次进县城,在县政府的大院里看到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门口挂着“律师办公室“五个大字,里面放着两张办公桌,后来听说是司法局的公职人员出来做的律师。一个县两名律师还整天没活干,有了矛盾用权力和拳头解决。

在我县著名的三台商场门口,挂着一面金闪闪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三台商场特聘常年法律顾问×××”我崇拜地对着牌子在心底三鞠躬,这块牌子 简直是商场牛气的标志,表明商场能依法办事和能支付律师费的实力。我转了大半个县城能挂这样牌子的只有两家,看来聘请法律顾问的也就这两家,如果聘了,不会不挂牌子的,不挂牌子谁也看不见。那时我想,我当了常年法律顾问,也让他们给挂个牌子,让我的亲戚同学都看到。

    记得97年合同法三法合一,我和老师去单县物资公司去讲课,律师讲课是一件很稀罕的大事,单位后厨一大早就杀了一只羊做大炖羊肉,能陪着我们吃饭的是按照行政级别从上往下撸的几个人。

    现在济南市就有三百多家律所,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一家就170名执业律师,几乎每家企业都有常年法律顾问,很多人甚至有自己的私人顾问,律师服务分工越来越细,一家单位遇到不同的问题聘请不同的专业律师。“一村一律师”、148法律服务、《周末说法》等将法律服务送到了普通老百姓身边,法律服务从神圣的殿堂走向了千家万户。“有事找我的律师”,“这个问题请与法务部门对接”已成了企业和政府领导的口头禅;这件事咱们请个律师帮咱解决;打不起官司找律师援助已经成为老百姓的共识。“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成为法律职业共同体努力追求的目标。

法治环境大为改善,律师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在我律师执业之初,要想与办案人员平等沟通,要么是与办案人员熟,要么遇到了脾气好的人,现在与办案人员沟通则不需要这两个条件,他们很乐意与律师交流,因为他们对案件是终身负责制。对犯罪嫌疑人逮捕时,批捕人员会听取律师羁押必要性审查的意见,起诉时,他们会听取律师的辩护意见等。

     “律师兴,法治兴;法治兴,国家兴。”律师在改革开放的大舞台上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律师成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成为政府和企业法律顾问,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日益增加,律师大军将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努力奋斗!

 

(作者霍慧清,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民事法律部主任。民建市委法制委员会委员)